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举报:吉林辉南县刘宏胜的苗木种植地看护及生产设施被強行拆除应

时间:2020-11-23 17:22 来源:中国社会新闻 作者:中国社会新闻 点击:
导读:多家媒体在釆访中、据众多举报人如实反映:刘宏胜、男,47岁,住吉林省通化市辉南县金川镇永丰村孤山屯社,举报人手机号:15843539209 被举报人:崔晓东、单位通化市辉南县职务县长。 被举报人:邸大光、通化市辉南县金川镇镇党委书记, 被举报人:孙学军、

  多家媒体在釆访中、据众多举报人如实反映:刘宏胜、男,47岁,住吉林省通化市辉南县金川镇永丰村孤山屯社,举报人手机号:15843539209

  被举报人:崔晓东、单位通化市辉南县职务县长。

  被举报人:邸大光、通化市辉南县金川镇镇党委书记,

  被举报人:孙学军、通化市辉南县金川镇职务副书记

  被举报人:孙学成

  被举报人:邬国军

  举报事实如下:

  县长崔晓东,国土局局长邬国军、金川镇党委书记邸大光、副书记孙学军利用国家资助农业发展政策,以欺诈手段骗取投资者的信任,设置陷阱,蚕食投资者的资产,最后以行政手段巧取豪夺,让投资者血本无归,而且利用投资者的生产经营骗取国家支农补贴,中饱私囊;

微信图片_20201123160943.jpg
微信图片_20201123160906.jpg

  证据事实说明:

  1吉林省辉南县刘宏胜生产用看护房在现场没有国家法律书面的通知情况下,强制拆除现场拆除人员在没有出具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制作业拆除,

  2在此次拆除时由国土局长邬国军带头下强行踹门砸门进屋后,有人问"邬局这里有临控设施和这些东西怎么办",邬局说;"什么都别管,先扒倒再说",后把看护人员拖出屋外,因外面下雨,看护老人受到惊吓和雨淋至今扔在医院治疗中,

  3电业负责人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供电所私自把我的高压生产用电停掉致使我监控系统不能使用,

  4当时有家人在现场拍摄时被发现后把手机強行抢走;

  证据事实说明:

微信图片_20201123160922.jpg
微信图片_20201123160935.jpg

  1吉林省辉南县刘宏胜生产用看护房在现场没有国家法律书面的通知情况下,强制拆除现场拆除人员在没有出具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制作业拆除,

  2在此次拆除时由国土局长邬国军带头下强行踹门砸门进屋后,有人问"邬局这里有临控设施和这些东西怎么办",邬局说;"什么都别管,先扒倒再说",后把看护人员拖出屋外,因外面下雨,看护老人受到惊吓和雨淋至今扔在医院治疗中,

  3电业负责人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供电所私自把我的高压生产用电停掉致使我监控系统不能使用,

  4当时有家人在现场拍摄时被发现后把手机強行抢走;

  事实和理由:

微信图片_20201123160958.jpg
微信图片_20201123161005.jpg

  在辉南县招商引资刘洪胜承包永丰村孤山屯社东大地共计150亩左右,肯耕地建立辉南县乔森绿化苗木种植有限公司,村霸孙学成威胁我已24亩地三万元入股,要求占1/3股,我当年实际投资270万元150亩,而他拿24亩地,三万元却要1/3股份,这是明显的欺行霸市的黑恶势力。我坚决不同意,孙学成勾结弟弟孙学军就上蹿下跳,四处诬告,煽动村民闹事,破坏生产,造成我严重经济损失精神上的折磨。而他依仗的是弟弟孙学军是镇党委副书记,而作为县长的崔晓东,国土局局长邬国军,镇党委书记邸大光是孙学成孙学军兄弟俩的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一、2018年,孙学成因没有占到便宜,就扇动村民寻衅滋事,我的树苗儿4000多株被毁坏。

  二、2020年十月份国家环保绿色行动,把我苗木看护房40平方米列为环保点位和木器加工厂及开心农家乐山庄列为环保点位,可是把我的环保点位。勒令強制拆除。不予赔偿,……为什么县镇领导把招商引资来的乔森苗木种植公司当做眼中钉,肉中刺。这是因为孙学成勾结孙学军结成黑恶势力,欺行霸市寻衅滋事破坏生产,孙学成四年一直寻衅滋事破坏我生产。而县长崔晓东国土局局长邬国军镇党委书记邸大光是其黑恶势力保护伞。镇政府引资来后,处处设置陷阱的事情不只是上述两项,而是不胜枚举……。

  三、把我们招商引资来后不但处处设置陷阱,而且起初招商引资的动机和目的就是辉南县各级政府的个别贪官的欺诈贪污国家补助农业生产资金,有辉南县人民政府文件(辉政发[2017]1号《关于印发辉南县种殖业结构调整补贴实施方案的通知》为证。……杂粮杂豆每亩给予补贴200元,花生每亩补贴300元。……视种植成本高低,每亩给予补贴300-600元。……苗木种植补贴额度是种苗投资70%。……

  ……以上补贴范围必须是合法耕地。含转包农、牧场站及国土部门复耕复垦土地,我公司是辉南县工商局注册和辉南县林业局批准经营绿化苗木种苗生产的苗木种植企业公司于辉南县金川镇孤山屯村。签署了土地承包合同。一甲方将东大地集体耕地50.6亩,承包给乙方做苗木培育……邸大光同意建一小于50平方米的彩钢看护房,可是现在又不认账了。要是没有允许,为什么当时不提出允许建?为什么三年后又来说是违建?为什么把看护房强制拆除?动机非常清楚就是县,镇的贪官们把投资者招来利用投资政策欺诈贪污国家补贴。2019年辉南县人民政府《关于对刘宏胜违法占用农田建设的彩钢房强制拆除公告》……刘宏胜……占用一般农田865平方米,基本农田1634米平。建设彩钢房。……这个政府命令一年来没有实施,因为是违法命令,现在。又要把看护房以违反绿化政策強制拆除。要是把看护房拆除,我就无法经营。目的是继续欺诈投资者的全部投资。要是将全部种植苗木征用违约补偿巨大,这样县镇政府的贪官们为掩盖贪赃枉法。采用了流氓手段,让你无法经营,放弃投资。